闵子字子骞,世人称之为闵子骞,春秋时期鲁国人,孔门七十二贤之一,在孔子一众高徒中以德行与颜回并称。闵子骞为人孝悌,比孔子小15岁,家境贫寒,他单衣顺母的故事被编入《二十四孝图》中,孔子也赞其“孝哉,闵子骞!”闵子骞终生不愿出任官职,以孝行名闻天下。人物生平
闵子骞(前536–前487),名损,字子骞,尊称闵子。鲁国青州宿国(今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曹村镇闵祠村)人。
生于鲁昭公六年,卒于鲁哀公八年,比孔子小15岁。他出身贫寒,生母又过早去世。为家境所迫,很小就从事体力劳动,经常随父亲驾车外出谋生,过着十分清苦的生活。后来拜师孔子,成为孔子“仁”“德”理想的忠实推行者和积极宣传者,以孝行名闻天下。终生不愿出任官职,直到50岁时去世。其先祖是鲁国的第四代国君鲁闵公,其父闵世恭为八世祖。孔子高徒,在孔门中以德行与颜回并称,为七十二贤人之一。闵子骞单衣顺母
闵子骞之所以名列“二十四孝”之一,乃因其“单衣顺母”的故事。据说,闵子骞的的生母早逝,后母对他不好,冬天不做好的衣服给他穿,以至于他在外面挨冷受冻。闵父知道后,立马赶回家准备休了后母。要是换了别人,说不定会添油加醋,趁机说后母的坏话,但闵子骞却劝父亲不要那样做。那么,闵子骞挽留后母的原因是什么呢?想必不单单是闵父想知道,后母也很想知道。
原来,闵子骞虽然自己受冻,却并未因此嫉妒后母所生的两个弟弟,他不希望弟弟们也成为没妈照顾的孩子,就对父亲说:“母在一子单,母去三子寒。”翻译成白话就是说:“若是母亲留在家里的话,只有我一个人受冻,要是母亲走了,我们兄弟三人都要受冻。”听了这话,闵父深受震动,决定不再休妻,而后母也知道错了,从此一家人其乐融融。闵子骞后人
长子:闵子鲁 孙子:闵泽 曾孙:闵伯衍 玄孙:闵子建闵子墓
闵子骞墓被公认并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地方有两处,一处位于济南百花公园西邻的济南孝文化博物馆;另一处闵子骞墓,位于范县东南22公里闵子墓村。
闵子骞墓位于济南百花公园西邻的济南孝文化博物馆。进大门,迎面是一处新建的仿古庙堂,墙上有一个写有“济南孝文化博物馆”的牌子,北侧立着一块刻有“闵子骞墓”字样的石碑。上世纪60年代前,闵子骞墓规模还很大,当时墓区南北长约300米,东西宽200米,墓堆封土直径有七八米,高约十几米,周围还有合抱粗的古树30余棵,历代碑刻十余尊。但后来“文革”时,整个墓区遭到严重破坏,祠堂被拆掉,碑刻被毁,古树被砍,仅剩两棵,封土被挖去烧砖瓦。
闵子骞墓,位于范县东南22公里闵子墓村,冢高1.5米,周长8.4米,占地面积约20平方米。墓地濒临黄河,时被冲毁,范县历代官吏、儒生曾多次捐资修整。据《范县志》载:“明万历三十六年县令陈奎初曾出资修墓建祠。清嘉庆十四年县令唐晟秀修墓祠,墓傍植有翠柏,山东督粮道孙星衍部撰《重修闵子墓》碑文。墓北原有闵子坊,一九六六年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破坏。历史评价
中国著名的大思想家、大教育家孔子:“夫人不言,言必有中”。“孝哉,闵子骞!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言”。“任用德行,则有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
闵子骞有没有被人家说闲话,和孝或不孝,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他可能在外面一本正经,言行都十分慎重,回家后使父母生气,令父母伤心,外人也未必知晓。没有人非议他的父母兄弟,为什么凸显出闵子骞的孝心呢?因为他并没有盲日地听从父母兄弟的话,以致做错事而连累了父母兄弟,受到他人的异议。儒家说孝,只有说孝心、孝道、孝行,并没有说孝顺。因为加上一个顺宁,很容易引起凡事都应该顺从的误解。事实上合理的当然要顺,若是不合理的,就不能顺从。盲目顺从,把责任推给父母兄弟,当然是不孝。

闵子骞传说是我国民间著名的传说故事之一,因被编入“二十四孝图”,故在历史上有着重要影响,是我国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闵子骞是历史文虎名人,不但山东济南、曲阜及汶上等县市将他列为本地名人,连安徽宿州、河南范县纷纷加入到“闵子故里”的争夺行列。

据《论语·雍也》记载,鲁国贵族季氏当权,听闻闵子骞的贤名,就想请闵子骞做自己的封地费邑的长官(费宰),闵子骞对季氏的所作所为不满,故不愿就职。但闵子骞为人通达,轻易不与人正面冲突,于是对来请的使者说:“请你好好得给我推辞掉吧,如果还来的话,我就要到齐国的汶上去了。“意思是如果再次派人来请的话,他就要避开跑到汶上去。”

闵子骞是孔门七十二贤者之一,史载其“卒于齐州(今济南)”,在今山东、河南以及安徽均有闵子骞墓。

接下来,再来分析济南和曲阜。济南为之所以会被认为是闵子的出生地大概也是因为闵子骞墓的存在,另外苏东坡的一篇《齐州闵子祠记》也似乎添了一些证据,但这些都无法证明闵子骞出生在济南。而曲阜呢?史籍并无明确记载闵子骞出生于曲阜,不过后人认为春秋时期的交通不太方便,故孔子早期收的弟子都是曲阜老乡,因此作为孔子早期弟子的闵子骞也是曲阜人。

闵子骞,春秋末期人物,孔子的得意门生,也是我国历史上的孝子。闵子骞单衣顺母的故事在元朝被人列入二十四孝图,其孝行得以家喻户晓,广泛流传。据西汉司马迁《史记》载:闵子骞少年时代曾被后母虐待,仅以芦花给他做冬衣穿,而自己所生的二子却可以穿棉衣。有一次,闵子骞随父外出,父令其驾车,手冷不能握住缰绳。父不知情,斥责其偷懒,以马鞭抽打,衣服被打破后芦花飞出,父才知真相。回家后,欲休妻而后快,子谦跪求父,说“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父这才宽恕了后母。此后,后母对闵子骞视如己出。孔子曾称赞闵子骞“孝哉,闵子骞!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言”。此话被收入《论语》,闵子骞的孝行因此被后世盛赞,元人和明人均将其列为“二十四孝”之一。后世有诗这样称赞闵子骞:闵氏有贤郎,何曾怨后娘。车前留母在,三子免风霜。

济南闵子骞墓位于孝文化博物馆内,在庙堂北侧,呈凸起的圆形,封土长五米,高三米,墓道两侧有马、羊、狮等石像。闵子骞是孔子名徒,又以孝道名满天下,历朝历代对其均有加封,因此早年其墓地规模比较庞大。据说,在文革之前,闵子骞墓区面积达6万平方米,墓高十多米,长达八米,周边古木参天,古代碑刻林立。但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墓地遭到严重破话,古木被砍,祠堂被拆,碑刻也被毁坏。近年,在各方的努力下,闵子骞墓地得到修缮,当地政府在此修建了孝文化博物馆,以作为孝文化的教育基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闵子骞墓

图片 1

在河南省范县也有一座闵子骞墓地。范县的闵子骞墓位于县之东南,墓高一米有余,周长八九米,因濒临黄河而屡被冲毁,历代官吏曾多次捐资修缮。据《范县志》记载,明代万历年间的县令陈奎初和清代嘉庆年间额县令唐晟秀都曾出资修墓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