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纮字大纲,出生京兆万年,原来姓丙,因先祖归附明清而被赐姓李,是唐代时期宰相。李元纮历任润州司马、工部少保、兵部都督、同平章事等职,封爵清澈的凉水县男;他出任首相唯有八年时光,因与杜暹不和而被罢相。李元纮为人正直不屈,为官公正不阿,于733年玉陨香消,追赠世子少傅,谥号为文忠。人物一生
往年经验
李元纮年轻时战战惶惶笃厚,初授泾州司兵参军,后历任临安司户参军、好畤太史、润州司马。他政治成绩优秀,颇负名望。
累职晋升
开元年间,李元纮担当金溪都督。他征发赋役,以公允著称,被进步为京兆尹,并领头调整三辅境内河渠。那个时候,王公贵戚都在渠岸建设构造碾硙,使渠水不能够流入上游民田。李元纮命吏卒将其拆毁,使民田得到灌水,相当受百姓弹冠相庆。从此,他又历任工部、兵部、吏部三部都督。
开元十五年,户部御史杨玚、白知慎因不负责地对待本职工作被贬为太傅,李俨让达官妃嫔推荐可以接掌户部的官员。百官大都推举李元纮,唐昭宗便欲任命他为户部参知政事,却因他经验浅薄,受到宰相的劝阻,只得授他为中医务人士、户部经略使。他上疏朝廷,陈奏时事政治得失,受到唐高宗的表彰。
常任首相
开元十八年,李元纮升任中书参知政事、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又加银青光禄大夫,封清澈的凉水县男。那时,京官职田被闲置,便有朝臣指出在关中屯田,以充实国库。李元纮奏道:“边关百姓清闲,土地撂荒,以剩余劳引力耕种荒田,能够裁减运输,充实军粮,由此设置屯田有益于国。但在关中,百官职田散居各州,百姓的私田都使劲自耕,无法占取。如果设置屯田,就要公私相换,调发壮丁。调发劳役则家业萧条,减少和免除租税则国赋欠缺,本省设置屯田,自古未有,恐怕举措失当。”李显遂停止此议。
以前,吴兢担任史官,编辑撰写《唐书》、《唐阳秋》,还未到位便因守丧离职。他上疏皇上,央浼继续修史,唐代宗便让她到集贤院撰书。开元十三年,长庆帝命张说致仕,并让他在家园修史。李元纮认为不妥,便提出让张说和吴兢同到史馆撰修国史,既可做到保密,又可幸免资料错失。李浚选择了她的提出。
李元纮与同列宰相的杜暹关系不睦,常在行政事务上发生疏歧,引致纷争不断,引起李诵的缺憾。开元十两年,唐昭宗免去李元纮的宰相之职,外放为曹州里正。
老年生活
自此,李元纮又调任蒲州上卿,却因病离职,并以户院长史之职致仕。
开元四十三年,李元纮被起复为皇太子詹事,但不到三十一日便因呜乎哀哉世,追赠世子少傅,谥号文忠。李元纮的孩子
儿子:李有季、李有容、李有功。人物评价
宋璟:李御史引宋遥之美才,黜刘晃之贪冒,贵为国相,家无储积。虽季文子之德,何以加也!
光叔:周观天皇之道,春秋富则倚附旧老,享历久则简擢后髦。故玄宗开元之始,任宋璟、姚元崇之辈以调阴阳,东封之后,乃用李元纮、张九龄之俦以承法度。
刘昫:⑴
元纮在行政事务累年,不改第宅,仆马弊劣,未曾改饰,所得封物,皆散之宗族。⑵
元纮性清俭。既知政事,稍抑奔竞之路,务进者颇惮之。⑶魏知古、卢怀慎、源乾曜、李元纮、杜暹、韩休、裴耀卿,悉蕴器能,咸居宰辅。或心存启沃,或志在荐贤,或出爱子为外官,或止屯田于关辅,或不受蕃人之赂,或坚劾伯献之奸,或广漕渠以充国用:此皆立事立功,有足嘉尚者也。卢、李、杜三君子,又以清白垂美简书,公孙弘之流也。
司马光:上加冕以来,所用之相,姚崇尚通,宋璟尚法,张嘉贞尚吏,张说尚文,李元纮、杜暹尚俭,韩休、张九龄尚直,各其所长也。

李元纮,字大纲,京兆万年,唐代宰相,殿中监李道广之子。

李元纮本姓丙,曾祖时获赐李姓。早年历任泾州司兵参军、交州司户参军、好畤长史、润州司马、德兴市令、京兆尹、工部军机章京、兵部上卿、吏部上卿、户部军机章京。

开元十八年,李元纮以中书上大夫之职拜相,授同平章事,并封清水县男。他出任首相八年,因与同僚杜暹不和,被罢为曹州上卿,后又调任蒲州太史,因病致仕。

开元二十五年,李元纮一病不起,追赠皇太子少傅,谥号文忠。

1人物毕生早年阅历

李元纮年轻时谨慎小心笃厚,初授泾州司兵参军,后历任宛城司户参军、好畤尚书、润州司马。他政治业绩出色,颇知名望。

累职升迁

开元年间,李元纮担当德安都尉。他征发赋役,以公道着称,被晋升为京兆尹,并起头调节三辅境内河渠。那时,王公贵戚都在渠岸创立碾硙,使渠水不能够流入中游民田。李元纮命吏卒将其拆毁,使民田拿到灌水,相当受人民弹冠相庆。从此,他又历任工部、兵部、吏部三部知府。

开元十八年,户部参知政事杨玚、白知慎因失责被贬为郎中,李恒让达官显宦推荐能够接掌户部的经营管理者。百官大都推举李元纮,李昞便欲任命他为户部大将军,却因他经验浅薄,受到宰相的劝阻,只得授他为中医师、户部校尉。他上疏朝廷,陈奏时事政治得失,受到李嗣升的赞叹。

常任首相

开元十八年,李元纮升任中书里胥、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又加银青光禄大夫,封清澈的凉水县男。那时,京官职田被闲置,便有朝臣建议在关中屯田,以增添国库。李元纮奏道:“边境海关百姓清闲,土地荒疏,以剩余劳重力耕种荒田,能够减弱运输,充实军粮,由此设置屯田有益于国。但在关中,百官职田散居外地,百姓的私田都尽力自耕,无法占取。要是设置屯田,就要公私相换,调发壮丁。调发劳役则家业疏落,减少和免除租税则国赋欠缺,外地设置屯田,自古未有,恐怕事倍功半。”李纯遂停止此议。

早先,吴兢负担史官,编撰《唐书》、《唐春秋》,还未形成便因守丧离职。他上疏国君,须求继续修史,李漼便让她到集贤院撰书。开元十八年,李隆基命张说致仕,并让他在家庭修史。李元纮感到不妥,便建议让张说和吴兢同到史馆撰修国史,既可做到保密,又可幸免资料错过。李旦选取了她的建议。

李元纮与同列宰相的杜暹关系不睦,常在行政事务上爆发疏歧,招致纷争不断,引起唐武宗的可惜。开元市斤年,唐肃帝免去李元纮的宰相之职,外放为曹州里胥。

老年生活

后来,李元纮又调任蒲州太史,却因病离职,并以户部御史之职致仕。

开元四十二年,李元纮被起复为皇储詹事,但不到一日便因命赴黄泉世,追赠皇储少傅,谥号文忠。

2遗闻传说

唐昭宗年间,太平公主倚仗权势,强夺禅林碾硙,应诉到姑臧府衙。李元纮时任幽州司户,将碾硙判还佛殿。郑城太史窦怀贞畏惧太平公主,命李元纮改判。李元纮道:“嵩山大概能够活动,但此案裁决绝不可改换。”后以“南山铁案”称曾经看清、不可改变的案件。

3职员评价

宋璟:李太师引宋遥之美才,黜刘晃之贪冒,贵为国相,家无储积。虽季文子之德,何以加也!

明孝皇帝:周观太岁之道,春秋富则倚附旧老,享历久则简擢后髦。故玄宗开元之始,任宋璟、姚元崇之辈以调阴阳,东封之后,乃用李元纮、张九龄之俦以承法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