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徐秀丽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8日讯“近些年我国各地城市建设规模大、速度快,每个城市每天都有数以百计的建设工地。其实这些地方大多数都应该进行考古勘探或发掘,但是许多城市由于缺少专业考古机构,导致无法开展这些工作。”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贺云翱在接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这样谈到。

“作为文博界的全国政协委员,履职一年来,做了两方面工作,一是做好提案;二是加强履职实践,特别是参加与文博事业有关系的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大遗址保护利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等重点课题的调研,一共跑了8个省,这让我不仅尽了履职的责任,也更多了解了相关情况。”谈到一年来的履职工作,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说。

图片 1

欣喜:建议落实落地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贺云翱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魏金金/摄

去年,贺云翱的多项提案都与考古、博物馆、文物保护等工作有关。

据悉,根据国家文物局最新数据,我国得到批准的具备考古发掘资质的单位已有87家。“世界许多国家的专业考古机构远远多于我国,仅以韩国为例,其专业考古机构就有130多家。”贺云翱不禁感慨,考古机构的严重短缺给我国考古和文博事业带来一系列令人心痛的问题。

“相关提案都得到了有关部门非常好的答复,尤其是由国家文物局办理的提案,如关于土地开发前考古前置的提案,国家文物局做了很好的安排,不仅在其工作范围内进行了办理,而且会同自然资源部共同落实提案。”贺云翱欣慰地说。而正是由于这一提案,南京市文物部门请贺云翱等编制《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条例》,在该条例中,贺云翱提案建议中关于考古前置、考古经费由政府承担等内容也被采纳了。

目前,我国国家级历史名城有135座,设区城市有300多座,这些城市的地下遗存极为丰富。贺云翱谈到,“由于缺少专业考古机构,大量地块未经考古即投入建设,不仅导致城市建设与文物保护的矛盾长期存在,而且文物损毁的案例层出不穷,造成了巨大的文化损失。文物的特性之一是不可再造性,一旦毁灭即不可再生。”

贺云翱说,《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条例》共三十八条,其内容根据地下文物的特点,结合现实工作中的实际情况,有效解决了部门主体责任不明确、考古工作程序不清晰、违法处罚力度不够难以达到威慑目的等问题。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考古队伍的建设直接关系到整个国家文物的储备与专业研究。“近年出土流散在民间的文物数量可能在4亿件以上,而我们全国近5000家正规博物馆中拥有的藏品不过1.08亿件/套。有的私人展馆中拥有出土文物动辄数千件,而有的地方国有博物馆仅有100多件藏品。正是因为全国绝大多数地级市以上的城市没有自己的专业考古机构,所以许多地下文物未经正规考古即流入市场,这不仅是国家收藏及学术事业的重大损失,而且这些流入民间的文物缺失了科学考古所获得的地层、遗迹单位、共生器物群、历史环境等重要资料资料,成为失去根本价值的孤立文物。尽管近年来不少国有博物馆花费巨资向民间征集文物,然而这些征集回的文物之价值根本无法与科学考古所获得的文物及其学术资料系统相比较。”贺云翱如是说。

长期以来,《文物保护法》规定的“建设前考古”一直是通行做法,但实行效果不甚理想。去年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提出:“地方政府在土地储备时,对于可能存在文物遗存的土地,在依法完成考古调查、勘探、发掘前不得入库。”

新时期我国博物馆事业正在快速发展,各地大小城市博物馆也在迅速增多。“如果没有地下文物的考古发掘,博物馆未来的藏品和展品从哪里来?”贺云翱再次发问。

《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条例》进一步理顺了考古工作程序,明确“储备用地先考古再出让”,是率先落实《意见》精神的地下文物保护专项地方性法规。

为此,贺云翱表示,希望国家人力部门联合国家文物局、住建部等尽快统筹规划,规定全国每座设区市和每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必须设立一个专业考古机构,专门负责本城市的基建考古。“考古出土文物在完成资料整理后应优先供给本城市国有博物馆展览使用,让城乡人民分享考古发掘成果和先人的文化创造,并促进各项相关文化事业的开展。”

贺云翱认为,从“建设前考古”变为“出让前考古”,将使出让土地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净地”,解决长期以来文物保护与城市建设之间的矛盾,同时大大降低建设单位的投资风险,有利于缩短建设工期,加快建设进度。
“《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条例》还明确了对于面积达不到开发前强制勘探发掘标准的地块,如果建设单位主动申报提前考古,考古费用也由政府买单;反之,如果不这样做,后期建设中如果发现地下文物,建设单位则要停工考古,同时承担发掘费用。”

“《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条例》于3月1日正式施行了。我应邀为南京市相关部门对《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条例》的重要意义和实施要求等进行详细解读。”贺云翱很高兴,“我也更期待着‘考古前置’在全国范围内能更好地推行。”

担忧:考古队伍捉襟见肘

《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条例》实施了,但贺云翱还有另外一个担心,“考古力量不足也是一个长期存在的、全国性的问题。”

近年来,我国考古事业取得显著进展,专业人才队伍逐渐扩大,据统计,我国得到批准的具备考古发掘资质的单位已有87家。

“反观世界上其他许多国家,其专业考古机构远远多于我国,仅以韩国为例,其国土面积才相当于我国浙江省,但其专业考古机构却有130多家。”贺云翱说,“这与我国国土面积和文化遗产大国的实际需求严重不符。”

考古队伍不足首先导致了一些地方地下文物抢救不力,文物损毁及科学价值损失严重。“我国丰厚的历史文化以文物的形式多分布在城上地下,而近些年,城市开发建设一日千里,许多地方由于缺少专业考古机构,大量地块未经考古即投入建设,不仅导致城市建设与文物保护的矛盾长期存在,而且文物损毁的案例层出不穷,造成巨大的文化损失。”贺云翱认为,考古队伍的不足还导致许多地下文物未经正规考古即流入市场,这不仅是国家收藏及学术事业的重大损失,而且这些流入民间的文物缺失了科学考古发掘所获得的地层、遗迹单位、出土器物群、历史环境等宝贵信息以及一系列的科学资料,成为失去根本价值的孤立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