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是有尊严的

王春法:中国国家博物馆将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为重点,继续加大与国外名馆特别是国家博物馆合作力度。计划于2019年4月举办“殊方共享——丝绸之路国家博物馆文物精品展”开幕式,同时以“丝绸之路国家博物馆的功能与使命”为主题举办全球博物馆馆长峰会,邀请世界知名博物馆、“一带一路”国家博物馆及与我馆有密切业务往来的博物馆馆长等50余名外国代表到京参会,其中,包括将近30名外国著名博物馆馆长。

定义决定属性,功能决定职能,社会功能和作用决定了应该担负的社会形象和角色。但博物馆“热”起来的同时,一些让文物“活”起来的方式是值得再商榷的。

另外,临时展览时间总是有限,观众希望看到永不落幕的展览。建设虚拟展厅可以让观众欣赏更多更好的展览。比如,全球巡展的“大英博物馆百物展”运用动态地图受到了公众好评;在文物修复方面,虚拟现实技术、3D打印技术等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比如,文物本身‘动’起来的表现形式,我不是很能接受。”贺云翱明确表示。

图片 1

“博物馆‘热’的背后,既体现了人民群众对高品质精神文化产品的需求日益旺盛,也得益于博物馆展览教育水平和管理服务意识的不断提升。我国博物馆积极回应社会需求和期待,给人民群众带来的获得感、幸福感不断增强,已经成为人民向往的美好生活的一部分。这是好事。”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历史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说。

围绕这些,王春法委员与聊起了他的看法。

“博物馆还是应该庄重大方严肃一点比较好。”贺云翱说。

“智慧国博”建设大体分为三个层面,即技术层、平台层和应用层。我们会遴选物色一些符合条件的一流企业来协同推进这项工作;在呈现形式上也会采用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新技术手段。对此,中国国家博物馆部分文创产品已进行了尝试,今后将继续在理论、技术、人才方面保持改进。

文物“活”起来更多的是内容的“活”,是价值的“活”

记者:智慧博物馆建设逐渐得到国际博物馆界重视,能不能谈谈建设面临的挑战?

《博物馆条例》明确了博物馆是以教育、研究和欣赏为目的,收藏、保护并向公众展示人类活动和自然环境的见证物,经登记管理机关依法登记的非营利组织。

在智能时代,专业化的管理者和技术人才是博物馆事业发展的关键,智慧博物馆建设对博物馆工作人员的思想观念和专业素养提出很高要求。因此,应该高度重视专业人才的培养,充分发挥他们的才能和创造性。

王春法认为,无论是藏品还是研究,归根到底都要为展览服务,都要支撑和服务于展览,展览是博物馆最重要的产品,策展能力是博物馆的核心竞争力,即使拥有再多再好的藏品,如果不能持续不断地推出展览展示,也难以满足人民群众的欣赏需求。

王春法:随着社会发展,当我们满足了基本生活需求后,不可避免地会回过头思考,我们从哪里来,我们的祖先是怎么过来的,他们走过的路对我们今天的文化发展有什么启示。当下这个阶段出现的“文博热”是经济社会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现象,存在一种必然性和规律性。

“文物之所以让人动容,主要在于其背后所蕴含的人文精神,在于其蕴含的文化故事、文化基因,在于其内涵的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认为,让文物活起来,就是要加强文物研究,对隐藏在文物背后的人文精神进行深刻挖掘,“不能只满足于欣赏它们产生的精美物件,更应该去领略其中包含的人文精神;不能只满足于领略它们对以往人们生活的艺术表现,更应该让其中蕴藏的精神鲜活起来。”

在去年国博举办的“马书林中国画作品展”上,《关羽组画》《穆桂英组画》《包龙图组画》《齐天大圣组画》等组画吸引大批观众围观。

“这就要求博物馆围绕展览展示进一步充实丰富藏品形态,加强研究基础,强化教育功能,提升文创水平,不断放大和提升展览社会效应。”王春法强调。“博物馆的教化功能应该强化,要充分发挥出来,而不是淡化。讲解什么、展出什么、研究什么,其实本身代表一种选择。选择就是评价,评价应该是有立场的。博物馆绝对不能去意识形态化,不能去价值判断化,不能没有立场,没有原则。对文物的欣赏,应该是基于深入研究后,对它内在价值的把握。博物馆应该有一种庄严感,有一种仪式感,有一种神圣感。”

记者:作为国家的文化客厅,中国国家博物馆今年会有哪些值得期待的“大动作”?

“文物是有尊严的,用流行的方式取悦于观众削弱了文物的地位和博物馆功能,文物本身不能被搞笑。”贺云翱强调,“迎合看上去是赢得了观众,其实也失去了另一部分观众。”

对任何一座博物馆来讲,当然希望大家来参观展览,但并不是说博物馆里的观众越多越好,杂乱无序的参观环境不是好事。

近些年,尤其是博物馆免费开放以来,全国博物馆整体面貌焕然一新。今年的两会上,博物馆“热”成为代表委员关注的焦点之一,他们对博物馆“热”进行了“冷”思考。代表委员们认为,“是时候对博物馆的发展进行‘回头看了’,总结经验,梳理不足,以利于博物馆更好地发展。”

我认为,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手段是多样的,而非单一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文化根脉,不仅是中国人思想和精神的内核,对解决人类问题也有重要价值。要把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标识提炼出来、展示出来,把优秀传统文化中具有当代价值、世界意义的文化精髓提炼出来、展示出来。这样一些核心的东西,我们不能丢。

今年1月29日至3月1日,围绕“国宝”虎鎣主题展览在国博举行。图为青铜“虎鎣”虚拟互动展示

智慧博物馆需“人+物+应用+管理”多端融合

第一,要创新展览的呈现形式,将文物放在展览中呈现出来;第二,要通过信息技术手段,将文物数据信息制作成各种各样的视频形态,特别是发挥移动端的作用,使得观众能够直观多角度地欣赏体味其丰富内涵;第三,要促进文物融入文化创意工作之中,让观众能够更近距离感受文物的历史、文化、审美、科技等方面的内在价值。2018年国博结合馆藏文物开发文创产品90余款,助力文物“活起来”,同时把IP授权业务和电商业务作为新的增长点,推动线上线下多渠道融合拓展。

记者:最新数据显示,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博物馆数量从1978年的349家增长到现在的5136家,2018年年参观人数超过10亿人次。如何看待当下的“文博热”现象?

图片 2

四是国际技术合作交流不平衡。世界各国各地区之间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存在巨大差异,信息技术的发展与普及也有明显差距,在博物馆领域这种差距也同样存在。

受到诸多因素制约,国内博物馆信息化的发展水平总体上仍滞后于社会信息化发展水平。产生这种问题的原因,一是缺乏智慧博物馆建设的统一标准。智慧博物馆不是简单的建立一些应用系统和多媒体展示,而是需要一整套“人+物+应用+管理”的多端融合体系,需要在统一标准体系下,结合各自博物馆实际有序建设。

因此,我们确实希望创造一个相对安静、舒适的观展环境,让每一位观众进来以后,能够静下心来欣赏文物,能深入地思考文物内在的精神价值,使思想上、情感上得到升华,从而获得文化的认同。这也是我们2019年的一大挑战,如何为观众提供更加舒适、更加静谧的观展环境,让大家进来国博后能够深入思考或挖掘文物背后的精神价值,能够欣赏文物的设计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