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着名船王、希腊航运巨头奥纳西斯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世界屈指可数的大富豪。他拥有总吨位为600万吨、共计52艘巨轮的大船队,居世界第3位。
奥纳西斯有一儿一女,儿子叫亚历山大,女儿叫克里斯蒂娜。他对爱子寄以厚望,希望能继承自己的事业;对女儿更是视如掌上明珠,自小便百般宠爱。1953年,克里斯蒂娜年仅3岁,老船王不惜花2000万美元建造了一艘以女儿名字命名的豪华游艇。克里斯蒂娜的两只小手捧着一瓶香槟,用尽全力朝游艇外壳上敲去,喷涌而出的香槟酒宣告了这艘世界上最昂贵的私人游艇的下水。克里斯蒂娜长大后,成了一个挥金如土、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她每年从父亲的信托基金中领取750万美元的巨额资金,用于乘坐私人专机去世界各地旅游观光,在巴黎的凯旋门前,在埃及的金字塔下,在瑞士的滑雪场上,在纽约的豪华酒店里,无不留下了她的俏丽身影。无忧无虑、呼风唤雨的生活,养成了克里斯蒂娜高傲孤僻、目空一切的性格。
奥纳西斯在同他的第一位妻子离异后,同被暗杀的美国前总统肯尼迪的遗孀杰奎琳肯尼迪于1968年结婚,在全世界引起了轰动。但事隔不久,这对夫妇便貌合神离。
1973年1月22日,年仅24岁的亚历山大在一次飞机失事中脑部受致命伤。老船王整夜守候在爱子的床边,派专机请来英、美等国的医学权威前来抢救,但一切都无济于事,仅仅一天后,亚历山大终因伤势过重而死。老船王在儿子遭横死、妻子离心的双重打击下,一病不起。
两年后,即1975年3月15日,老船王奥纳西斯溘然长逝,他唯一的后代、24岁的克里斯蒂娜便理所当然地成了庞大的奥纳西斯油船王国的女船王。
父亲之死如同山崩地裂,对年轻的克里斯蒂娜来说无疑是沉重的一击。父亲留下了偌大的一个家业,有遍及世界各地的奥林匹克海运公司的分公司、办事处,有造船、旅游、航空、矿山、地产等产业,还有世界上最庞大的私人商船队与10亿美元的巨额资金。这巨大的遗产,由她一人继承,她深感责任重大,今后她必须单枪匹马地在瞬息万变的商海中闯荡了。好在她的体内潜伏着好勇斗胜的血统,她决心迎接挑战,勇敢地担当起重任。
然而,当克里斯蒂娜继承父业的时候,正是世界航运业大萧条开始的日子。这是航运史上最严重的危机,其持续时间之久,影响之大,都是空前的。连续5年,海运业都没恢复元气,世界上有1/33的船只被迫闲置;在这场风暴中破产的船主不计其数。甚至像鲁威格这样的美国航运巨头,他的船队也从57艘骤减到17艘。而老船王在世时的强硬对手尼亚尔霍斯集团,其船只也减少一半,只剩下33艘海船了。
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奥林匹克海运公司也受到巨大的冲击。公司被迫取消老船王在1973年订购的6艘超级油轮而被罚款1700万美元,27万吨的奥林匹克勇敢号油轮在处女航中也遭搁浅。尽管公司从保险公司那里得到5000万美元的索赔,但每年仍有高达1000万美元的损失。
克里斯蒂娜刚一登上船王的宝座,就面临这样险恶的困境。有一段时间,她真恨不得去死,但内心深处埋藏着的那股力量却提醒她要活着,而且要活得更好。她重又振作起来,怀着必胜的信念,像父亲那样,把每一场危机都当作一次绝好的发展机遇,从而使自己的事业在竞争激烈的逆境中兴旺发达起来。
她以她自己的方式弥补她过去的欠缺。以往她是个百事不问、只会花钱的公主,而今她在董事会上郑重其事地宣布:先生们,从现在起任何需要商讨或决定的事都必须首先向我请示。俨然一副唯我独尊的女王派头。与此同时,她深感自己才疏学浅,业务上一无所知。她后悔当初父亲建议她学习一下专业知识,她却对此嗤之以鼻。父亲带她到纽约船运公司学习业务,她总是应付一下,浮光掠影,仅懂点皮毛。而今她才真正意识到知识的重要性,一切都必须从头学起。她一反常态,开始谦虚地请公司的高级职员、技术人员给她讲课,学习海运方面的知识和企业管理的经验。那些平日里看惯了公主高傲身姿的公司职员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克里斯蒂娜还仔细研读父亲留下的笔记本,那里面记录着老船王一生叱咤商场的风风雨雨,隐藏着他发财致富的奥秘。这样克里斯蒂娜经过一段时期的思考、学习和实践,终于以一个充满自信、机敏能干的女强人姿态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克里斯蒂娜上任伊始,便着手改组奥林匹克海运公司的经营班子。父亲生前考虑到女儿年纪轻,不谙世事,在遗嘱中特别关照克里斯蒂娜要挽留和重用那些曾经为公司立下汗马功劳的人才。克里斯蒂娜忠实地执行了父亲的遗嘱,对遗嘱上提及的那些人员,一一委以重任。她以信任的目光、谦逊的态度和果断而不专横的处事方法,很快便树立了威信,赢得了公司上下的一致好评。下属们都像对待老船王一样对她忠心耿耿。
考虑到自己尚缺乏经验,必须选出一位经验丰富而又德高望重的人出任总经理。克里斯蒂娜毫不犹豫地把大权交给了公司元老安德森。安德森50多岁,希腊裔美国人,他担任过艾克森石油公司油轮包租部主管,经营过世界上最大的包船业务。他善于经营大笔交易,足智多谋,具有世界一流企业家的才干。当初他曾为老船王创基立业,是开国元老之一。安德森出任公司总经理后,不仅迅速稳定了公司的局面,而且对继承老船王的遗业有着继往开来的作用。此举充分显示出克里斯蒂娜善于用人的才能。
与继母杰奎琳的关系,是克里斯蒂娜在父亲逝世后所面临的又一棘手问题。1977年,她与杰奎琳打了18个月的遗产官司终于有了眉目。希腊最高法院判决克里斯蒂娜以2600万美元的款额收购杰奎琳名下的不动产,其中包括斯波皮奥斯?汉秃阑瓮е薪芸账加械姆荻睢U庋焕矗芸赵诎铝制タ撕T斯纠锛让挥泄善保植皇嵌禄岬亩拢簿陀肜洗醯囊挪廖薰叵盗恕6哉飧鼋鲇敫盖鬃隽思改攴蚱薜呐耍死锼沟倌热肥得挥泻酶小?2600万美元的代价虽然很高,但她并不抱怨。这次彻底地将杰奎琳排斥到家族与财团之外,实在是解除了克里斯蒂娜的心头大患。
在谨慎地处理好公司、家庭的关系后,克里斯蒂娜在安德森和公司同僚的齐心协助下,调整公司业务取得转机。
在世界航运业大萧条和接踵而至的石油危机的双重打击下,世界一些主要船队纷纷落马,日趋败落。奥林匹克海运公司的大批海轮也在地中海沿岸港口闲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