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1861年四月8日,小满后第二天。前十六日西DongFeng大作,寒气骤降,尘埃弥漫,落叶纷飞,至后清晨方息,京城前后,登时一片萧索气象。一大早,夜色未褪,沿着从齐化门到菜市口的宣外大街上,便已密密层层挤满了各色人等,以至连豆蔻年华旁酒店茶叶市镇里也遥相呼应,公众纷繁踩着桌子蹬著椅子,翘首远望。这一天,国家关键带头人、上风流倜傥届领导大旨委任的顾命大臣肃顺将被绑赴菜市口极刑,哪个人也不想错失那生机勃勃历史时刻!
名士李慈铭身染重病,高卧榻上,据悉押解肃顺之囚徒车过其门前,于是逼迫起身出宅观望,只看见「肃顺白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缚甚急,载以无帷小车。妻儿老小无临送者」。更有甚者,街道两旁路人莫不「交口称快」,「其怨家皆驾乘载(An on-boardState of Qatar酒,弛赴西市观之」。待到行刑之际,平素鸦鹊无声的肃顺猛然说话大骂,听他们说「其悖逆之声,皆为人臣子者所不忍闻」。何况她径直不肯跪下,迫于万般无奈,「出红差」的臣子只得用铁柄猛敲肃之双膝,直至其双胫碎折,方才跪地。刽子手趁势手起刀落。
生命刑肃顺,大快朝中群臣之心。帝师翁心存写道:「所谓恶不积不足以灭身也,可悯可戒。」其子翁同龢也认为肃「种种欺罔狂妄状,真堪发指」。1861年的开冬,怎么着揪出了肃顺那只大巴厘虎?平情而论,肃顺可谓晚清罕见的「鹰派人物」。那头猛鹫,具备两张人脸。
首先,肃顺是位彻彻底底的权臣。肃之发迹,很有一点点因缘际会的含意。肃乃宗室后裔,自然有着许多特权,后生可畏出道便任职于侍卫处。不过,他早年特性顽劣,「好为狭邪游,惟酒食帮凶是务」,「5月,顺盘辫,反披羊皮褂,牵狗走街头」,整天随处转悠,活脱脱三个「风同样的男士」。也正依靠那相仿不堪的商店阅世,使她能「习知京师五城诸坊利弊」,加之其「接人一面,平生能道其情景;治后生可畏案牍,经年能举其词」,故屡破大案,晋升颇速。到
即位,肃已坐到礼部上大夫那样副部级的要位。只是于官场混迹的本钱,技艺仅占其大器晚成,出身、后台、时运也是硬通货。肃顺区区不以为奇宗室一名,既非王爷,亦不是郡王,想再往上挪挪窝,实在水中捞月。若按常规,再熬上三十载,至多混个正部级离休。
不过,上帝却十三分给他开荒了风姿罗曼蒂克扇通往权力尖峰之门。清文宗登基后,一心求治,于是对机关处领导班子做大手術。他先罢黜了误国之臣穆彰阿,接着先后任命赛尚阿、祁寯藻为领班大臣。但是二人俱是守成之臣,难以应对兵荒马乱之危局。不得已而为之,咸丰帝打破祖制,特命六弟恭王爷奕?入值军事机密。恭王爷果然入手不凡,超快即令形势为之少年老成新。可是望着老六干得风生水起,咸丰帝不禁心生猜嫌,惊恐奕?坐大成势。一年半后,爱新觉罗·清文宗找个理由,撤掉老六一切任务,让其回上书房读书求学。继之而起的文庆虽资历丰裕,却快速死去,之后的领班大臣不论是彭蕴章依然柏葰,皆谨言慎行之辈,「事上以谄,接下以吝,耆利不学,若出风流倜傥途,稍有事故,尽为盲痴」。
眼瞅著军事机密处一干人等特不给力,爱新觉罗·清文宗只可以改是成非,转而重视宗室近支郑王爷端华和怡王爷载垣。缺憾清文宗又看走了眼,这两位也绝非济世匡时之才,遇事多无主见。恰恰端华是肃顺的同母兄弟,载垣与肃顺也是铁男人儿。这两位王爷自知汉字水平有限,执政技能远远不足,而「肃顺习汉文,又多知历史风俗利病,遂合荐其才可大用」,于是联合「荐肃顺入内廷供奉,尤善迎合上旨」,「上稍与论天下事」。获得两位「铁帽子」王爷力挺,肃顺便扶摇直上,进入心脏。多人商酌政事,日常是「端华之所为,皆肃顺使之,而载垣又为端华所使」,最后「以肃顺为主谋」。而对此那位「终极奇士谋臣」,爱新觉罗·奕詝也日趋对其「信赖久而益专」,进而形成肃顺独被信赖,端、载二位「屈从而已」的独特别情报况。
除了得到圣上信赖,肃顺还主动拉拢大员,延揽人才,发展自个儿势力。如他力荐陈孚恩担负兵部军机章京,协助杜翰为团结入室弟子,安插匡源、焦佑瀛破格步入机关处,与穆荫来往甚密。同不日常间,肃顺还多方吸收接纳回族总参。他常说「我们旗人人渣多,领会怎么样?汉人是触犯不得的,他那枝笔厉害得很」。于是他比较汉人恭敬有加,但对旗人「狮虎兽暴戾,如奴隶若」,以致就连受贿,他也只收旗人不收汉人,搞得全部旗人圈啧有烦言。也正秉此原则,肃顺将王闿运、高心夔、孙嵘焘等巨星罗致门下,俱为不平日之选。
到清文宗五年,一个以肃顺为骨干,包罗端华、载垣、穆荫、杜翰、陈孚恩、高心夔等大臣名士在内的政治公司主导成型,他们或为心腹,或为双翅,积重难返,遍及内外。
其次,肃顺又是位嗜血残酷的酷吏。初次面圣时,肃顺曾建议「严禁令、重法纪、锄奸宄」的九字治国宗旨,此混乱的时代用重典的思路深得咸丰认同。之后掌权,肃顺果然展开了一波波路壮阔的「打乌菟」运动,可是分反腐背后,却隐瞒著其打击政敌、排斥异己的实在盘算。
彼时朝廷心脏,尚有一堆立场周旋保守且能量甚巨的势力,他们既批驳肃顺以严刑峻法重振朝纲,也坚决抵制大范围重用汉臣,其象征人物有柏葰、祁寯藻、彭蕴章、翁心存、周祖培等。依著肃顺刚猛的暴天性,自然不愿与此辈多做对立,便借两场「打苏门答腊虎」行动,将诸位对手后生可畏黄金年代剪除。
肃顺摆出的「当头炮」乃「丁酉科场案」。咸丰帝三年十二月尾七,间隔当年乡试揭榜尚不足叁个月,太傅孟传金上书,提出此番乡试存在严重舞弊难点,如旗人平龄,除了会唱两口好皮黄,不劳而食,居然高级中学第七名,事出奇怪,奏请立审。爱新觉罗·咸丰以为在那之中定有猫腻,于是命载垣、端华等会同审查此案。随着检察深刻,侦办案件人手开掘「应讯办查议者竟有五十本之多」,以至有豆蔻梢头试卷「讹字至七百余」也能中榜。清文宗闻后雷霆之怒,将主考官柏葰诸人开除。
与此同一时候,另一条线索也浮出水面。原本同考官浦安与新考中主事罗鸿绎私下里「交通过海关键」。于是肃顺建议载、端二王顺籐摸瓜,传讯当事人罗鸿绎。读书人往往骨头软,大器晚成经济核实讯,罗便爆出大料:为了能考中,他曾向兵部少保李鹤龄疏通过海关系,李转而求同考官浦安照应,浦又跟柏葰的门丁靳祥打了照拂。事成后,浦安向柏葰送贽敬银十九两,李鹤龄则向罗鸿绎索要银四百两,在这之中五百两转交浦安。那明摆着是生龙活虎宗贪腐窝案。
打苍蝇牵连出了一只大山尊,那可乐坏了肃顺。柏葰但是两朝大臣,《清史稿》称其「素持正」「勤慎无咎」,但他有史以来恨恶肃顺等人的施政方针,时常带头抵制。近期抓到了柏葰的把柄,肃顺自然要横生枝节,力请将之「比照交通嘱托,贿买关节例,拟斩立决」。那令清文宗的确为难,切磋此案时,他通晓各王爷大臣「柏葰有无屈抑」,是不是有从轻发落之唯恐。此刻肃顺于殿上高声力争,重申科举乃「取士大典,关系至重,亟宜执法,以惩积习」,柏葰罪不可宥,「非正法不足以儆在位」。而在朝诸臣摄于肃之气势,竟「默无一言」。既然无法挽留,爱新觉罗·奕詝一定要判处斩立决。柏葰也成为明代唯风华正茂一个人因科举作弊被行刑的中心主任。综观那耗费时间11个月的「乙酉科场案」,共计惩戒各级老董九十二个人,不止生命刑了柏葰那样的副国级干部,还涉及各种部委以至不菲王爷宗室,确实接到「功令为之生龙活虎肃,四十几年诸破绽净绝」的效果与利益。可是,肃顺在现实执法中留存显明不平。如她打掩护陈孚恩,使其免于案件牵连。更令人不齿的是,七年后肃顺监视丁巳恩科,居然为了能让谋臣高心夔英式,不惜考前泄题,实「为科甲中人所切齿」。能够说,肃顺打掉了四头猛虎,却又养了此外里海虎。
紧接着,肃顺再出重拳,彻底追查「户部宝钞案」。爱新觉罗·清文宗即位初年,因太平天国起义,户部库房缺少,于是清廷决定由户部设立宝钞处和官钱事务厅发行大量钞票。滥发官钞非但不曾纾解财政,反倒招致通胀、物价飞腾,而官商搭乘飞机勾结,「侵吞挪用」,「拒绝选取买抵」,从当中牟取高利润,将币制修改失利的苦果转嫁于人民头上,这个时候「五城上下兵民不下数百万户,各粮行抬高价格居奇,小民每一天所得钱文,竟不能供17日之饱」。咸丰帝八年初,肃顺改任户部尚书,决心整编财政积弊。无巧不成话的是,肃顺的前几任,分别是政敌祁寯藻、柏葰、翁心存,那可给了他现有的弹药。
肃顺从核准五宇官号账目动手,刨深究底,将户部整个掀了个底儿掉,涉案人士几百人,抄没户部司员、商家及毛南族宗室数十家。就在案情渐趋明朗之际,爱新觉罗·咸丰帝六年十1三月,户部稿库突起大火,「19日相连,存案悉毁」,「宇廨尽焚」,「总结延烧、拆卸屋企二百余间」,招致户部积压的案件无可稽查。偏偏在那关口,户部起了火海,那令爱新觉罗·清文宗坚信当中定有越来越大阴谋,遂命肃顺详查。有了
的力挺,肃顺办案愈发激烈,定要揪出幕后的「大森林之王」。多次经过济考察批,耗时一年,肃又将户部司员景雯、崇贵、常禄、忠麟、王熙震诸人利用短号钞换取长号钞,从而抢占巨款的案情查出。经过频频逼供,忠麟等供认那一件事已经时任户部都尉的翁心存过目,但翁漫不理会,故毫无察觉。得到证据,肃顺立时运行对翁心存之控诉,终使朝廷对翁予以解聘留任之惩处。而时任大学士的祁寯藻,因对肃顺办案作风不能够确认,三人每每产生冲突,「肃顺议论风生泉涌,寯藻格格然勿能难」,不能不称病辞职。
这一场方兴未艾的「户部宝钞案」前后持续长达五年多,「波及至数百人,系狱至两三载,南北两监,犯人为之满」,确也可能有的时候禁绝了政界贪污和受贿公行的新风。肃顺以查案之便借机排挤了祁寯藻与翁心存,使个人势力继续膨胀。可是,这种重整旗鼓反腐的谈笑时的相貌和神态,让决策者们人人自危的同临时候,也倒逼他们开端幕后紧凑抱团,以求自小编保护。难怪李慈铭感叹「然昔岁科场,今兹储库,屡行大狱,也不是国家之福也」。肃顺获得了寒冷的权力,失去了温热的群情。
那波「打东北虎」运动,终归依旧变了暗意。与肃顺风生水起的姿态迥异,奕?的遭受只好用难堪来描写。
其实自从被爱新觉罗·奕詝撵回上书房后,奕?就一贯处于不知该笑还是该哭之地。待肃顺得势后,其意况愈加微妙。爱新觉罗·清文宗七年,奉旨赴圣萨尔瓦多与英法议和的大臣耆英私行回京,引来国王震怒。围绕怎样惩戒耆英,朝堂变成三种分歧视角:奕?依循大清律例,确定耆英不遵旨私行返京,确属冒昧糊涂,但其不用统兵将帅,也无碍大局,而且律例中也无什么具体处置的特别条文,故提出轻予放过为「绞监候」;肃顺则主见必需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立时处死。咸丰对二个人提议做了折中,赐耆英自尽,实际上变相采取了肃顺的意见。大哥偏向宠臣而不听亲弟之言,那难免让奕?心生芥蒂。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次年,肃顺在彻底追查「户部宝钞案」中,开采恭王爷府首席太监孟来喜涉及案件颇深。倘换做旁人,五分四会送奕?多少个借花献佛,从轻管理。哪个人料肃顺毫不留情,照样查抄,弄得恭王府临时鸡飞狗跳。于是三人之冲突已从事政务见相左恶化到私人恩怨。只是迫于政治上失势,奕?只有暂且隐忍,摆出后生可畏副「鸽派王爷」的样儿。
转机现身于1860年。英法联军千钧一发,爱新觉罗·咸丰逃往热河,临行前将构和与维护首都诸事宜全权委托奕?担负。恭王爷幸不辱命,商谈成功。具备了再建国家之勋,加上其平时亲和恭谦之形象,奕?异常快就将留守香江的心腹桂良、文祥、宝鋆及周祖培、翁心存、彭蕴章等部院大臣捏合在一块,一股「倒肃」力量渐趋成型。
当然一个巴掌拍不响,假诺爱新觉罗·奕詝不
,后宫挺肃顺,推测要糟糕的人依然奕?。然则造化所布置的剧本却是咸丰帝于热河殡天,
与肃顺冲突重重。据《慈禧太后外纪》载,那拉太后十五虚岁已「五经成诵,通满文,廿四史亦皆浏览」,如此聪明,自然深得爱新觉罗·咸丰深爱,甚至命其帮忙整理奏章,代笔披览。但是柳暗花明,西太后对政治的满腔热情渐趋浓郁,不只有「时于向前道政事」,以至屡有参预决策之意。那令清文宗恶感不已,慢慢对其敬若神明。
察觉到皇帝的态度变化,恐有失宠之虞的西太后,决定向内阁红人肃顺示好,「隐冀得肃以自援」。何人知热脸贴了冷屁股,早对妃子干预政事不满的肃顺赋予骄横轻渎的推却。尔后赶早,肃顺又在咸丰帝前方请「行钓弋轶事」,将那拉太后赐死。后因爱新觉罗·奕詝酒后失言,走漏这一件事,「西后闻之,衔肃刻骨」。四位间的椽子,算是结下了。
北走热河期间,肃顺担负行宫事宜。由于仓促外逃,妃子所乘座驾都有时从街上征用,故破旧简陋,加之山道崎岖,一路上震荡不已。那拉太后久居深宫,金玉满堂,哪儿受得了如此罪,于是多次伸手肃顺换辆好车,可是却换到肃顺后生可畏顿挑剔:「灾殃中那比承平常?且此间哪里求新款车,得旧者已厚幸矣。尔何人?乃思驾中宫上耶?」
等到了热河,清文宗又令肃顺修建行宫,于是肃「皆便冠服,出入无禁,寝宫亦着籍,嫔御弗避」,可谓明火执杖地破坏后宫规矩。肃顺心中只有咸丰帝,焉能将那拉太后等人放在眼里,改正料未及那位日常娇柔的叶赫那拉氏,居然也是位狠角色。后来民国时期掌故有名气的人黄濬感叹:「灭门之祸,起于饮食之微,可为叹息。」
细数时而,重臣、宗室、后宫、官吏、太监、士子、旗人、商贾,肃顺大致将三姑六婆都得罪了个遍。失道寡助,其末日不远矣!
帝制时期,权臣的吉日往往过不了两朝。新旧国王轮番,权力情势断定再度洗牌,正所谓「一朝皇上一朝臣」,弃用旧人,升迁新人,实乃必有之义。爱新觉罗·咸丰一死,肃顺便失去了「大boss」,政局趋于复杂。清文宗于将死之时,特意留了花招。他一面任命肃顺等七位为顾命大臣辅弼幼帝,一方面又将「御赏」和「同道堂」两枚随身私章赐予慈安与同治帝皇上,二位可凭印章对裁断实践谢绝权。因而当时朝政的运营方式,既非「柒位帮」一家独大,也非两宫垂帘独裁,而是「垂帘辅政,盖兼有之」的制衡局面。总的来说,身处热河的肃顺公司、后宫集团与首都的奕?公司呈犬牙相制的「三国杀」势态。
但是由于肃顺继续行使强硬立场,导致「赞襄」与「垂帘」之争日趋白热化,处于弱势的贵妃公司必须要转而与奕?公司联袂:「三国杀」化作「新城戏」。在获取列强暗中同意、拿到军队效忠及各路朝臣支持后,叔嫂联手以迅雷不如掩耳之势之势打掉了以肃顺为首的六只「大孟加拉虎」。
打掉了晚清最刚烈的三头「大万兽之王」,慈禧太后、奕?自然要当着罪状,晒晒「华南虎皮」。清廷给肃顺定的罪名,实在一唱三叹:擅坐御位、进内廷当差出入自由,目不可能纪,擅用宫内御用道具,把持一切事务,宫内传取应用物件,肃顺抗违不进,并敢声称,有旨亦不可能尊,诸如此比,不计其数。
以上诸条,虽号称十恶不赦,但都归于个体违背法律法规、不守臣子本分风姿罗曼蒂克类,其策反作乱的情状却隐而不谈。想必叔嫂精晓若将肃顺定为政治犯,那么势必会牵连出宫廷权势视若无睹争之内部原因,自个儿的政治合法性也将面对质询,由此选取避实就虚、莫测高深。
曾为肃顺门客的张进焘在其事败以前就断言:「颟顸而宽,犹足养和平认为维系人心之本,颟顸以严,而弊成千上万矣。」恰如斯言,管理行政事务,既应施霹雳花招,又当显菩萨心肠,刚柔相济,联合相当多,方可瓮中捉鳖。肃顺非要逆其道行之,攀上权力尖峰之际,亦是坠落万劫深渊之时。昔日的「打虎英豪」,毕竟难逃被当成「大苏门答腊虎」被打的宿命。这,就是肃顺式谬论;那,就是权臣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