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通常使用数码织机制作作品,吸引她的不仅是机织织物的有形内容,重要的是手工与机器、绘画与织画、艺术与工艺之间相互对应与辩证的关系,能够通过机织织物的形式有效地表达出来。在她上世纪80年代的作品中,20页综框的达比数码织机织出纹理复杂、结构鲜明的白色人造丝织物,经过洗涤、棰轧和阴干,成为艺术家手中独特的“画布”——绚丽的色彩和图案基于织物的组织结构而呈现,重塑了织与画的关系。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被刻意放大的织物纹理选自19世纪下半叶编撰的织品图案书。1850年至1900年间,正是由手工纺织过渡到机器纺织的历史时期,当观众认识到这一隐性的来源后,无疑会对库克的作品产生更深层的体会。

  重返作为纤维艺术起源的传统编织世界,追问“指与物化”的手艺与思想,凝聚创新驱动的犀利的批判眼光,关怀生态环境的未来建造,形成本届展览的主题链。纤维艺术从传统手工编织、机织、大型塑造、工业化生产到数码编织,新材料、新技术等运用日益多样,其具有时代创意的实验性特质,促就了它与时代文化、科技、产业多方面的关联。正是由于这种关联,使纤维艺术具有深入社会的批判精神,成为当代文化境遇的反射镜;正是由于这种关联,使纤维艺术与科技、产业有着亲密接触,为我们展示了纤维艺术在未来城市和文化创意中广阔的前景。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将成为跨越国界的当代艺术的实验舞台,也将成为杭州城市生活和文化品质建设的艺术与思想的发动机。

库克对探索科学与艺术之间的领域抱有极大热情,但她的作品并非将当代的新技术与传统的材料和形式生硬地嫁接在一起。在衣纹、像素、迷宫和脑波之间,是织物所特有的感官性和触觉所带来的强烈情感——“我聚焦于纺织材料的使用,将感官上的享乐主义和其他复杂情绪融于作品的创作,希望能表达敏感而脆弱的人性。”基于这种深厚的情感,库克以一个纤维艺术研究者的独特视角,在过去和当下之间建立了多层次的关联,打破了不同领域之间的藩篱,恰似架起一座座桥梁,使人在畅通游走的同时又感受到作者对当代社会的种种思考。在她的最新作品中,莉亚·库克以她自己的肖像为基础,结合了织物、触觉和记忆的概念,用数码织机创造出模糊了计算机技术、编织、绘画和摄影之间界限的、纪念碑式的作品。尽管她的大部分作品依然附于墙面之上,但其传达出的情感与观念却具有跨越时空的厚度和力量。

图片 1

和许多年轻艺术家不同,比起“纤维艺术”,生于1942年的美国纤维艺术家莉亚·库克更倾向于用“纺织”这个词来讨论自己的创作。在一次采访中,库克说:“对于我来说,‘纺织’这个词不仅与‘纤维艺术’的传统本质相吻合,还直接地反映了世界各地的纺织文化和历史。这一点对于当代纤维艺术家的创作是至关重要的,就犹如绘画史对于当代画家非常之重要是相同的道理。”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库克是一位怀旧的保守主义者。相反,这位并不年轻的艺术家在利用多种媒介创作的道路上进行了不懈的探索。近30年来,她始终保持着对飞速变化的当代社会的敏锐观察,将绘画、摄影、录像和数码技术与编织结合,创作出一系列融传统纺织与当代观念于一体的纤维艺术作品。因此,她并不担心谈及传统纺织在她作品中的重要性时,是否会有损其作品的当代属性。她所深深迷恋着的纺织品在历史和文化中的重要意义,即是她所有作品的根基和背景。

  编余小议:一个大型展览最受人关注的无疑是最终展览上展示的作品和创作它们的艺术家,以及策划展览的策展人。他们就像一部电影的导演与主角,吸引着观众的目光,享受着镁光灯的殊荣。可是我们知道,在展览的背后还有很多默默奉献的人们,在展览之外,也还有着更为丰富多彩的内容。此次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特意给参与展览筹备组织的志愿者留下一面墙,记录他们为这个展览付出的点滴。在展览之外,浙江美术馆也充分利用国际艺术家云集之机,举办各种形式的工作坊邀请市民参与互动,并举行多个讲座让公众与艺术的距离进一步拉近。

迷恋传统的莉亚·库克对不断发展的新技术也充满兴趣。2010年,她与匹兹堡大学的精神病学教授Greg
Siegel进行了艺术与科学的跨界合作——后者根据计算机实时生成的数据,测绘出人类的脑波,以此参与并促成库克的人像编织作品。最近,她甚至开始利用大脑的漫射波图像和哈佛大学的TrackVis软件来研究脑波交流和真实织物结构与图像之间的关联。

  链接:自9月底开幕至11月中旬结束的2013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由“经纬四方”、“手与心应”、“反者之动”、“网络天下”4部分内容组成。“经纬四方”部分展出中国古代的缂毛与缂丝织物。中国的缂丝织物艺术曾在南宋时期呈现了其鼎盛与辉煌的艺术品质,可以认为是中国古代编织艺术的瑰宝。第二部分展出6位艺术家的数码编织艺术作品。两个部分在跨越时空的两端,进行着隔空对话。“手与心应”借庄子“庖丁解牛”的故事来讲述技艺在艺术中的活化与提升,提倡“指与物化”、“技近乎道”的东方美学理想。在当代纤维艺术中同样不乏坚守技艺的得心应手之作。这些作品深掘编织的内涵,将技艺融为天人相合的诗意之作。“反者之动”阐述了相反相成的作用是推动事物变化发展的力量。这部分呈现的是具有当代批判精神的纤维艺术作品,它们对历史建构和身份考察,对全球化和城市化弊端等进行了深层的反思。“网络天下”指向艺术家们正进行着具有实验性的新纤维艺术创作。他们将视觉、声音、时间、空间、生物、光与环境、数字信息之中的纤维形态抽离出来融汇在创造中。作品既是生动而充满锐意的展示,又是对纤维艺术跨媒体、跨文化的综合未来的热切期盼。

对应与辩证的互动关系一直延续到最近10年的创作中,并随着时代的演进和艺术家的思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两两相对的事物之间的界限被模糊了,对立性变弱,似乎更多了一些融合和流通,新的符号和元素也被引入其中,因而变得更为复杂。在那些超大尺幅的数码编织作品中,儿童或是玩具娃娃的形象栩栩如生,它们的目光将观众吸引过去,与之对视,并步步走近。当从更近的距离观看时,这些具体的形象却渐渐消融,变成一小撮一小撮的线条,依照织物的组织结构交错排列,仿佛是构成数码图片的像素点。在作品《Face
Maps》中,作者特意将经纬线组织成一个个迷宫图案,使观者在近看时,清晰地看到纬线的结构,从而陷入一种不稳定的、持续变化着的困惑之中。这并不只是一个视觉游戏。通过这种展现微妙变化的手法,这些用50年代简易相机拍摄的照片——无意义却又非常私密的家庭儿童图像,与当代的数码图像处理技术形成了一种联系——虚拟的像素被转化成实质的、用以编织图像的线。这种联系正像计算机与其原型——十九世纪初期的雅卡尔织机之间的关联一样,为人忽视而又无法断开,这两种层面上的关联交织在一起,成为解读这一系列作品的关键。

  纤维,作为一种批判的眼光,不仅指向造型与材料的更新,尤其指向现代社会生活中织物所包含的身份方式与消费倾向。在物质需求空前高涨的今天,消费主义横流。人们对消费品的需求,既有生活的必需,更有欲念的增长与奢靡,这为消费品的生产敲上了双重的印记。纤维艺术以它对城市和社会发展的独特审视,对物化的思考及都市消费现象的切肤反思,形成最富于针对性和软实力的艺术形式和表现语言。纤维艺术在用日常材料揭露消费主义的同时,也在暗示这些产物对于历史学、生态学和社会考古的不同含义。我们看到用布缝制的食物、用衣服建构的图书馆、用丝带缠绕的工具、用制服暗示的人群组织与关系。这些生活中最平常的东西,在这里成为最富有挑战性的艺术表达。

上世纪90年代,库克作品中的抽象图案转变为非常具象的文艺复兴时期绘画中的衣纹,在看似二维平面,实则具有真实空间的织物结构之上,制造出三维空间的逼真幻觉,在视觉上和观念上进行了一次悖论般的重构,以此来进一步探讨织物在历史及现代社会中的多重文化含义——那些与人的生命和死亡、触觉和记忆息息相关的东西。

图片 2 

(作者系2013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总策展人)

  纤维,作为一种产业的眼光,它原就是一种传统的产业,在各民族与国家中都有着深厚的文化根基,不只是单纯的生活消费品,同时承载了人的日常生活情趣和艺术感悟。如何在今天重建一种新的本土关怀,以艺术的原创精神引领纺织品、产业、商业、时尚的发展,带来人们生活品质的提高和生存空间的创新,是纤维介入文化与产业,再造本土高峰和国际凝聚力的重要方面。尤其像杭州这样具有丰厚纤维文化传统的家园城市,如何以纤维艺术的品质营造东方之城的品质,这些都是创新驱动、富市强民、重建纺织优势产业及树立中心地位的重要命题与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