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托育已成为当前创投界争夺的新战场,进入2019年来,Urjoy
School、三优亲子、圣顿教育、纽诺教育、孩子国精致托育等,多家托育机构相继完成新一轮融资。10月16日,
MoreCare茂楷宣布获得金宝贝超亿级人民币战略投资,再次将行业关注度推向高潮。

2018年以来,早幼教成了教育行业最火热的赛道之一,其中婴幼儿托育也逐渐被重视起来,而我国托儿所数量极其不足,托育机构严重失衡。但随着资本的大量进入,行业快速发展,幼儿托育服务将会如何发展?我国托育可追溯新中国托育发展时期,从50年代中国托育行业的“由盛及衰”,到现在政策鼓励,中国托育市场是否到了崛起的时候?

构建“日托+早教+社区”托育生态

前前前世国内托育

“作为国家大力扶持的民生行业,托育行业的水平关系到了千家万户的幸福和国家的未来。”
金宝贝教育集团高级副总裁兼MoreCare茂楷董事长陈新恺表示,“本次金宝贝集团对茂楷的投资,是对金宝贝早教业务的良好补充,是金宝贝集团对于早教行业战略布局的一部分。金宝贝的经典全球早教课程会导入到MoreCare茂楷,会率先将托育服务进一步升级至3.0,极大的提高未来托育机构的服务能力。”

据公开资料显示,国内最早的托育机构可追溯到1929年,为了支持妇女从事抗战工作,政府鼓励开设托儿所,当时,国民政府和中共领导的苏区、陕甘宁边区都开设托儿所,全国有托儿所119个,按类型涉及各个阶层,有劳工、农村、职业妇女和工厂托儿所。

图片 1

图片 2

(金宝贝教育集团高级副总裁兼MoreCare茂楷董事长陈新恺)

托育机构的增设(1945-1976)

金宝贝是一个有着43年早教领域积淀的全球知名品牌,在全球拥有近1000家早教中心,为千万家庭提供儿童早期教育服务,已经发展成为儿童成长方式引导者,品牌业务涵盖早教课程、家庭教育和游戏玩乐、陪伴孩子一起成长等多个方面。目前,金宝贝在中国也有超过500家早教中心,覆盖170多个城市。

为了解放妇女劳动力,加速社会生产的需要。在这个阶段,托育行业继续升温。城镇、机关单位、厂矿企业自办托幼机构,基层街道兴办托儿站,政府明确规定托儿所归卫生部领导,幼儿园归教育部领导。以1954年为例,全国系统的托儿所已经达到4000多个,哺乳室2600多个。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合作后,MoreCare茂楷将充分利用金宝贝的投资,加速在全国布局,进一步改革完善服务和运营体系,并将开启全新的商业计划,实施社区发展战略,构建日托+早教+社区模式下的托育新生态。

展开剩余83%

此举既是响应国家的号召,助力解决民生问题,也是有助于进一步释放生产力,消除更多都市上班族的后顾之忧。0-3岁托育问题的解决,一方面能够创造出更多就业岗位,另一方面也能让年轻人从育儿的琐碎事务中脱身出来,对于家庭和社会经济的发展都是更好的保障,同时也是社会资源升级优化的极佳途径。

图片 3

据了解,由MoreCare茂楷和金宝贝集团联手打造的全新社区托育店,全新的“日托+早教+社区”模式,有利于降低托育机构的投资成本,并将大大节省社区居民接送的时间,在家门口就有一站式全球优质的早期教育服务,全面解决更广大中国家庭入托的痛点。

1950年各种类型的保育机构643所,1952年,托儿所达2738所,大中城市中建立了街道托儿站4346所。据不完全统计,1954年全国工矿企业中工会系统的托儿所有4443所。托儿所主要设立在厂矿之中,托儿所对于工人而言主要是社会福利性质,1956年基层托儿所达5775所。1992年,托儿所达10628所,并保持增长趋势。1995年,全国有各级各类托儿所、幼儿园近45万所。

“托育3.0版本能够给大家带来的,是在消除托育问题困扰的同时,更充分保证亲子育儿的时间,能够最大限度做到工作育儿两不误。”陈新恺说,“并且通过科学的分析和管理,以及金宝贝集团全球领先资源的赋能,我们能够根据婴幼儿每一个阶段成长的需求,在内容和模式上做到了当前的极致。”

托育服务体系确立(1977-1996)

托育新生态角逐千亿市场

1980年11月,卫生部颁发了《城市托儿所工作条例》,确定了我国托儿所制度。1981年6月,卫生部妇幼卫生局颁布《三岁前小儿教养大纲》,提出了托儿所教养工作的具体任务。

此前,教育部网站发布的《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共有幼儿园26.67万所,比上年增加1.17万所,增长4.60%。另据此前中国首部《0-3岁儿童托育服务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中国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托育机构数量严重匮乏。

受文化大革命的影响,托幼机构的数目锐减。改革开放后,国家再次强调托幼是社会性事业,进一步解放妇女的劳动生产力,不断推进大规模经济建设。1980年城乡入托率达到28.2%,1995年全国有各级各类托儿所、幼儿园近45万所,托儿所比幼儿园的数量要多40%以上。在1995年前后,入园入托率城市达70%,农村达32%。

根据艾媒报告中心发布的《2019全球及中国婴幼儿托育产业现状与发展趋势报告》,预计2019年中国婴幼儿托育市场规模将突破1700亿。在庞大市场的吸引下,未来资本将加速入场,投融资热度将持续提升。一面是巨大的市场缺口,另一面则是资本的不断升温,从2014年以来,托育行业融资密度越来越大,到2019年止融资金额近12亿,虹吸效应越发明显,创业者相继进入。

托育服务体系走向消解(1997-2010)

图片 4

在这一阶段,随着单位福利制度的瓦解,政府和企事业单位大幅减少了对生育和家庭照料的支持,原有的城市托幼服务体系受到巨大冲击。政府对幼儿托育的投入严重不足,大多数企业迫于利润压力也停止提供托儿所服务,3岁以下的托幼机构几乎绝迹。其中2000年集体性托幼机构减少5万家以上,到2010年国家集体办托儿所基本消失,入托比例仅为0.9%。

还有政策的进一步放开,今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为此前处于政策空白的0-3岁托育服务行业,首次提供国家级发展指导意见。5月29日,部署了进一步促进社区养老和家政服务业加快发展的措施,并决定从今年6月1日到2025年底,对提供社区养老、托育、家政相关服务的收入免征增值税,减按90%计入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

图片 5